全职猎人之诺亚之心 第二十章 孜婆年X的X教导

    nbsp;   “我的名字是孜婆年,明天早上开始,你每天都要在管家室的门口等我。”

    丢下这句话后,孜婆年就如同她来时那边,悄无声息的消失在诺亚的房中。

    等到孜婆年离开半晌后,诺亚才缓缓的松了一口气。

    “原来是孜婆年吗?难怪会有这种实力。”

    诺亚可是记得很清楚,在原著中,孜婆年可是席巴的专用管家,也只有在奇犽带着逆天的亚路嘉离开揍敌客家时,席巴才将孜婆年派出来,即便是梧桐,在孜婆年的面前也得尊称一声孜婆年老师,所以孜婆年应该可以算是揍敌客家管家中最强的存在。

    “明天早上开始要去等她?这是席巴的命令吗?”按照诺亚的了解,孜婆年既然是席巴的专用管家,那肯定只会听从席巴的指令,这样一来,事情就有些捉摸不透了。

    席巴让自己去等孜婆年是什么意思?

    诺亚可不会认为自己有资格引起席巴的注意,唯一可能的解释是,伊路米那个小鬼说了些什么,促使了席巴将孜婆年派出来。

    是要找我了解一些问题吗?不对,如果是这样,没有必要让我每天早上去等她,应该是其他的事。

    诺亚眉头紧锁,不断思考着孜婆年为什么会找上自己。

    “资质不错,心境不够,不合格。”诺亚回想着刚才孜婆年所说的话,接着他似乎抓到了什么,头一抬,说道;“难道是要进行有关的训练?所以她才会说我不合格。”

    但是为什么?伊路米到底和席巴说了什么?才让他连孜婆年都派出来,就是为了训练我?

    即便诺亚再聪明,也不会想到,他只不过是一个契机,让席巴开启管家训练营的契机。

    第二天一早,诺亚按照孜婆年的要求,提前来到管家室的门口等待。

    不一会儿,随着身影一闪,孜婆年就出现在了诺亚的身前,而在孜婆年的身边,还跟着另外一个身穿燕尾服,看起来年纪与诺亚相差不多的女孩。

    “跟我来。”孜婆年看了诺亚一眼,便转身朝着附近的森林中走去,她身边的那个小女孩则是盯着诺亚看了几秒后,才转身快步追上孜婆年。

    尽管心中疑惑,诺亚还是快步跟了上去。

    三人来到了森林的一处空旷处,孜婆年转过身,以审视的目光盯着诺亚,开口道:“让我看看你的练。”

    看样子还真是要训练我的样子。

    诺亚在心中暗道一声,动作却不慢,意念一动,一股强大的气便爆发而出。

    看到诺亚身上的气,孜婆年原本微眯的双眼猛地睁了睁,瞳孔中流露出了极大的讶异之色,而孜婆年身边的那个女孩瞪着双眼,更是不自觉的像后退了一步,躲在了孜婆年的身后,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诺亚。

    “好扎实的气,这小子,真的只修炼了几个月的念吗?”盯着诺亚,孜婆年喃喃的念道。

    诺亚此时也将视线停留在孜婆年的身上,他很想弄清楚,孜婆年为什么会来教导他,就在这时,他忽然见到,孜婆年的身影消失在了原地。

    耳边传来了一道破空声,诺亚几乎是下意识的举起左臂防御,同时体表的气在‘流’的作用下汇聚到了左臂。

    砰!

    诺亚被孜婆年一掌给拍的向一侧滑去,还没等诺亚反应过来,就看见这个绑着两个麻花辫的奶奶级的女人突兀的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满是皱纹的手掌朝着自己的胸膛拍了过来。

    砰!

    又是一声闷响,诺亚直接被孜婆年拍的飞了出去,撞在了旁边的一棵树上,突然的撞击将这颗树的叶子震的纷纷飘落而下,盖满在倒在树下的诺亚身上。

    差距这么大吗?

    倒在地上的诺亚十分清楚,孜婆年恐怕连三成的实力都没有拿出来,单单是速度就比起昨晚在房间内诺亚见到的慢上不少,若是孜婆年以昨晚那种速度对诺亚发动攻击,恐怕他连反应都反应不过来就被秒杀了。

    “对坚和流的掌握的确是不错,不过,战斗的技巧实在太烂了。”收回了手掌,孜婆年评判道。

    果然如同伊路米少爷所说,他在战斗上的表现根本就是一个菜鸟,若非是这次与伊路米少爷出去提升了一点,会更加不堪,这样的人是怎么样得到参加见习管家考核的资格的?又怎么能够在那种地方活下去?

    孜婆年皱着眉,心中疑惑的想着,至于她所想的那个地方,自然是残酷的流星街。

    在孜婆年看来,诺亚这种连战斗都不会的人,在流星街根本不可能活下去,或者说,诺亚根本不像是从流星街出来的人。

    “看在你资质不错的份上,我就不说别的了,从今天开始,就由我来教导你,不仅仅是战斗方面的技巧,还有身为揍敌客家管家的态度与心境。”

    说着,孜婆年的身上忽然散发出了一道惊人杀意,她盯着诺亚,一字一顿的说道:“你只有三个月的时间,三个月后,若是还是不合格,我会直接杀掉你。”

    看着孜婆年,感受其身上毫不加掩饰的杀意,诺亚慢慢的站了起来,目光中没有畏惧和恐慌,只有一种令孜婆年都不禁赞扬的坚毅。

    “正合我意。”

    从与凯恩的交战那时,诺亚就已经清楚了自己的不足,也明白了,要想提升实力,实战无疑是最快捷也是最有效的方式,而有死亡作为压力,更会加大提升这个效率。

    由孜婆年这样的高手来做他的对手,就算是有死亡的风险,诺亚也毫不在意,或者说,死亡的所带来的恐惧比起想要变强的执念,要弱的多了。

    与其就这样浑浑噩噩的在揍敌客家待下去,到最后变成一个冷血无情的机器,死亡反而不会让诺亚反感。

    “我要变强,如果真的就这样死在孜婆年的手下,就证明我是个不过如此的家伙罢了。”

    “不错的眼神,看样子这三个月应该不会太无聊了。”孜婆年嘴角一勾,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