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猎人之诺亚之心 第三百一十六章 压制X完胜X灼热

    正当弥尔全面压制黑袍的同时,铁门外的b1实验区已经乱成了一团,原本认真工作的实验人员此刻已经全部缩到了最里面的角落之中,害怕的看着在实验区场地内互相交锋的四道身影。

    负责这里的那些普通人守卫已经统统倒在了地上,还站着的只剩下了黑袍的两个念能力者直属手下,辛尓和莫拉本,而他们的对手正是伊芙娜和小滴。

    说是互相交锋其实并不准确,辛尓和莫拉本两人虽说是念能力者,但是比起原先的那些实验体,又或者是那些狩猎队成员,他们的实力着实是要差了一截,所以对于两人来说,伊芙娜和小滴便成了最为危险和棘手的强敌。

    场中,辛尓手中握着一把造型奇特的手枪,这是他的能力——头颅克星,只要被锁定,从这把枪内击出的念弹除非被打散,否则就一定会命中对手的眉心。

    本来辛尓的这个能力已经算得上是一个实用性很强的能力了,只要完成锁定,接下来的便是一连串的念弹攻击了。

    不过可惜的是,眼下辛尓根本就没办法做到锁定。

    达成锁定的条件是要瞄准对方三秒,可是辛尓现在却连小滴的动作都捕捉不到,所以原本简单的锁定此时对于辛尓来说已经变成了一件极为困难的事。

    枪口不停的调转着,辛尓的身子也在不断的后退,前方的小滴却是像鬼影一样不断的朝他逼近,每次辛尓已经将枪口对准了小滴,可是下一秒他便发现,对方的身影已经移到了另外一侧,这种始终无法锁定的憋屈感让辛尓的心中愈发焦急了起来。

    “这个可恶的小鬼!”

    眼见着小滴与自己的距离越拉越近,而身后已经没有了多少的退路,巨大的压力终于让辛尓失去了冷静,他放弃了锁定,对着冲来的小滴直接扣动了扳机。

    ‘砰’‘砰’‘砰’……

    数发念弹从枪口射出,接连不断的打在了前方的空处,小滴的身影已经从辛尓的面前完全消失。

    去哪了?!

    辛尓双瞳猛地放大。

    ‘嘭’

    来自后脑的一记重击使得辛尓那惊骇的神色直接凝固在了脸上,辛尓的身后,凸眼鱼的前端正结结实实的砸进了辛尓的脑壳之中。

    手一抬,小滴将凸眼鱼从辛尓后脑移开,辛尓的身子则直直的扑倒在了地上。

    “好弱呢。”

    面无表情的看着地上的尸体,小滴评价了一下,手中的凸眼鱼正伸出舌头舔祗着沾染上的血迹和脑浆,闻言回应了一个意义不明的叫声。

    另外一边,与伊芙娜同为强化系的莫拉本此时正疯狂的向着前者发动着攻击。

    莫拉本此时的身型比起原本扩大了一圈,看上去就知道其实力增长了不少,不过,面对莫拉本全力挥舞的拳头,在他对面的伊芙娜却是显得轻松无比。

    像是陪刚入门的拳击手练习一般,伊芙娜将莫拉本的所有攻势都一一接下,莫拉本的拳头轰在伊芙娜的手中,就如同一团棉花撞在石头上一般,根本没有起到一丝一毫的作用。

    “咦,小滴那边这么快就结束了啊。”偏头看了看小滴那边的战局,伊芙娜不由得努了努嘴,“算了,俺也不玩了。”

    说着,伊芙娜侧身躲过了莫拉本的拳头。

    “接招。”

    伊芙娜膝盖带着强大的冲力直接撞在了莫拉本的胸口,只听后者一声闷哼,还不等他向后飞出,伊芙娜就已经扣住了他的双手手腕往下一拉,同时再一记膝撞轰在了莫拉本的脸上,粉碎的声音随着飞散的血液清晰的传出,躲在不远处看到这一幕的实验人员不由得打了一个颤。

    伊芙娜松开了手,莫拉本像一块烂泥一样直接趴倒在了地上,再没了动静。

    拍了拍手,伊芙娜望向小滴,得意的笑了笑:“怎样。”

    “诺亚说了,故意戏耍对手并不是什么好习惯。”小滴回应了一句,同时解除了凸眼鱼,径直朝着铁门走去。

    “如果大意有可能就失手对吧,俺记着呢,不过弥尔不也说了,在确定完胜或者是安全的情况下,玩弄对手可能会激发他的潜能,这样才能够更加享受一下不是吗。”伊芙娜语气轻松的接道。

    “不过话说回来这两个家伙也太弱了吧,这样也能当守卫?”说完,伊芙娜抬了抬下巴,不屑的瞥了眼倒在地上的尸体。

    经过了与狩猎队的战斗以及这些日子以来的打磨,此时的小滴和伊芙娜的实力早已突飞猛进,仅仅十一岁的两人所拥有的力量已经远超一般的念能力者,即便此时在让两人重新对上原先狩猎队的元宝和塔明尔,两人也绝对能够轻松取胜,更不要说眼下才刚刚踏入念能力大门的辛尓和莫拉本了。

    “的确,对付这两个人倒是无所谓,总之你记得就好。”小滴说着便朝着那边已经散发出热气的铁门走去。

    “嘁,明明是个健忘的家伙,对诺亚哥说的话却是记得清清楚楚。”砸了咂嘴,伊芙娜扭头指了指角落中的那些实验人员,威胁了一句:“你们就呆在那儿别动哦,如果敢做什么小动作,地上的这些家伙就是你们的下场了。”

    说完便也快步朝着铁门走去。

    还没等两人靠近铁门,铁门便自己打开了,随着铁门的打开,一股灼热的白气扑面而来,仿佛在铁门之后的是一个即将喷发的火山口一般。

    “好热。”

    摆了摆手,挥散了迎面而来的热度,伊芙娜朝着里面望去,接着不由得露出了一副讶然的神色。

    只见铁门内,高约五米的半身岩浆恶魔正悬停在弥尔的身后,而周围的地面上,横七八竖的倒着一具又一具的尸体,说是尸体其实已经不准确了,除了少部分还保有人形的黑炭之外,其他的均是被熔化的残缺不堪的肉块。

    为了实验岩浆恶魔不同的强度,弥尔直接将黑袍所控制的一种异人做为了他的实验对象,以此来判断出瓦解熔掉一个普通念能力者所需要消耗的气。

    至于想要靠拖到弥尔气全部消耗完在解决弥尔的黑袍,此刻已经缩在了角落中,他的兜帽已经滑下,隐藏在底下的那张属于中年男子的面孔此刻已经被惊惧所覆盖。

    “怪…怪物…”

    黑袍盯着弥尔,嘴唇颤抖着吐出了两个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