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猎人之诺亚之心 第二十三章 无视X念的X能力

    nbsp;   暗杀者的笔记,通过在羊皮纸上记录目标的相关信息,从而开启目标身上的弱点。

    记录的信息越全面,开启的弱点数量就越多,这些信息中所占的百分比分别是:相貌10%,姓名,性别10%,年龄10%,兴趣10%,血型10%,家人10%,重视的东西10%,念能力系别15%,念能力15%。

    总共100%的信息详细率,50%以前,每提升百分之十的详细率,目标的身上的弱点便会增加一处,50%之后,每提升百分之十,目标身上的弱点增长数将会成倍增加。

    也就是说,如果掌握了目标10%的信息详细率,那么目标身上只会有1处弱点,掌握了50%,则目标身上有5处弱点,60%时增加的弱点数量不再是加1,而是加2,变成7处,70%则是增加4,变成11处,80%增加8,变为19处,90%增加16,变为35处,100%增加32,目标身上将会出现整整67处弱点。

    目标身上的弱点出现位置都是随机的,有可能会出现在心脏,头颅,咽喉等要害部位,也有可能会出现在手指,大腿这种非要害部位。

    弱点的作用是,让诺亚的攻击无视目标的念气防御!

    不管是坚也好,硬也好,甚至是目标的能力,只要诺亚向着弱点攻击,则一定能够无视掉目标弱点处气的防御。

    其实换个方式说就相当于诺亚将对手身上的某个部位强制进入了绝的状态,只不过进入绝状态的部位是随机的,而且只能够攻击一次,只要诺亚的气或者身体任意一处碰到了弱点,即便是轻轻的碰了一下,那么那个位置的弱点就会消失,目标便能够重新用气保护起来。

    这就是诺亚所开发出来的能力。

    暗杀者的笔记!

    “开始猎杀。”随着诺亚话音一落,漂浮在他面前的羊皮纸便迅速自燃了起来,短短的一秒内就化为灰烬消失在半空。

    诺亚的这个能力只要在诺亚说出或想出‘开始猎杀’时,才会发动,发动之后,将无法再进行信息的补全,所以想要让目标出现更多的弱点,诺亚必须要先将目标的情报调查的清清楚楚,再选择开战,否则这个能力基本上没有什么作用。

    看到羊皮纸消失,孜婆年也变得警惕了起来,她不清楚诺亚的能力究竟是什么,所能做的也只能是原地戒备。

    暗杀者的笔记所开启的弱点,目标自己是无法注意到的,即便是用凝也一样,只有在被攻击到之后,目标才会意识到自己那个位置进入了绝的状态。

    所以,在诺亚的视野中,孜婆年的身上清清楚楚的出现了7处乒乓球大小的黑点,而孜婆年本人却毫不知情。

    7处!

    由于诺亚掌握了孜婆年60%的信息详细率,所以目前孜婆年的身上一共有着7处弱点,分别位于左手手背,左手手腕,左手手肘,左肩膀,双腿膝盖以及右胸口。

    “怎么几乎全部集中在左手臂,运气真不好。”

    当诺亚一一看清了孜婆年身上出现的弱点后,不由得暗自抱怨了一声。

    “怎么了?你的能力就是烧纸而已吗?”那边,见诺亚迟迟不动,孜婆年看起来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于是开口挑衅道。

    那么,来看看吧。

    诺亚视线扫过孜婆年的左肩,身形猛地在原地消失,朝着孜婆年攻去。

    身体覆盖的气升腾而起,孜婆年敏锐的双眼迅速捕捉到了诺亚的视线,瞬间判断出诺亚想要攻击的部位是自己的左肩。

    左肩吗?虽然不知道你的能力是什么,但是这样明目张胆的暴露自己想攻击的位置,未免也太看不起我了吧。

    孜婆年心念一动,体表的气向着左肩转移而去,正是诺亚最为擅长的念能力应用技巧——流!

    紧接着,孜婆年脚步向前一踏,左肩仿佛化作了一座山般朝着诺亚迎了上去,同时右手化掌,打算在接下诺亚一击的瞬间发出反击。

    但是任凭孜婆年千算万算,也绝对想不到诺亚的念能力竟然能够无视气的防御,就算她将全身的气都使用‘硬’汇聚到左肩,诺亚的攻击也能够轻易的击伤她。

    看到孜婆年居然选择了用这种方法应对自己的攻击,诺亚心中闪过了一丝窃喜,身体再次加速,不过,在拳头即将命中孜婆年的右肩后,诺亚瞬间用流收敛了拳头上所包裹的气,只留下大概5的强度。

    这只不过是训练,如果诺亚真的用全力打过去,孜婆年就算是不死,也会直接被打成重伤,这个结果并不是诺亚想要的,所以他收敛了自己的力量,将力量控制在了一个并不会伤害到孜婆年的程度。

    诺亚拳头上气的流动自然也引起了孜婆年的注意,不过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她就感觉到自己的左肩传来了一股强大的力量,伴随着满脸的震惊,孜婆年的身子直接被诺亚一拳击的向后退去,她所蓄势的反击自然也不告而终。

    “为什么?”

    身体平稳下来,孜婆年压制不住自己惊讶的神色,开口问道。

    而一直在一旁观战的亚麻音也是伸出小手捂住了自己因为吃惊而长大的嘴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幕,在亚麻音的印象中,诺亚与自己的祖母对战,从来都是被教训的很惨的,而今天却忽然能够击退祖母,这简直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

    比起亚麻音,孜婆年心中的震惊却是完全不少,甚至还要远远超过亚麻音。

    亚麻音只不过是在一旁观战,是旁观者,而她却是切身体会的当局者,孜婆年毫不怀疑自己的眼睛,她清楚的看到,诺亚在即将击中自己的最后一刻,收敛了拳头上的气,如果诺亚没有这样做,而是全力攻来,孜婆年可以想象,等待自己的将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而且更让她震惊的是,等她平稳好身体之后,下意识的检查左肩处的情况,才发现,自己的左肩处,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进入了绝的状态,而除了自己的左肩处,身体的其他地方却完全没有问题,这种感觉就像是穿着衣服在外面晃了一天,等回到家时才发现衣服的肩膀处破了一个足以走光的大洞,而自己在之前却完全没有察觉。

    这种不解以及震惊使得孜婆年再也无法保持淡定,下意识的向诺亚提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