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猎人之诺亚之心 第三百六十二章 撤离与新的变化

    那个怪物一样的蛇到底是怎么样出来的?是那家伙豢养的?

    奇犽蹲在树上,讶异不已的看着前方场中的诺亚以及他身边的巨蟒。

    比诺亚提前两分钟登上塞比掳岛的奇犽选择了与诺亚同样的策略,守株待兔,他进入塞比掳岛后,就近选择这颗树等待了起来。

    与诺亚对付东巴的方式不同,奇犽没有也不敢在诺亚接近的时候现身狙击,他的选择是隐在一旁,打算通过观察诺亚,获得他所需要的相应情报和机会。

    虽然知晓自己的实力不如对方,但是身为揍敌客家的一员,从三岁开始就被迫玩躲猫猫游戏的奇犽对自己隐藏气息的技巧非常的自信,他知道诺亚的目标是东巴,所以想隐在一边,通过观察诺亚对付东巴的行为来得到有利的情报。

    应该是成功了。

    在一直等到东巴接近之后,看着诺亚依旧没有发现自己的样子,奇犽还暗暗欣喜了一下,接着他就看到了诺亚对付东巴的一幕。

    过程很快,东巴断手,然后就是手雷引爆,接着,奇犽就看到了那条出现在诺亚身边的巨蟒,这一刻,奇犽原本完美隐藏的气息也因此告破。

    奇犽不清楚那巨蟒是什么,但是他能够判断出其危险程度,对面那条巨蟒带给奇犽的压迫远远高出了他家中豢养的魔兽。

    没可能的!

    没可能从他手里面拿到号码牌的!

    这个念头一冒出,奇犽想也没想,直接跃下了树,迅速的向着远处跑去。

    ‘不要和自己打不过的敌人交手’

    根本没有机会!只要对上,我绝对会被那个家伙在一瞬间就杀掉!

    那家伙一定早就发现我了!只是他根本没有在意罢了!

    可恶!

    找其他的目标好了。

    带着愤怒与不甘,以及一丝后怕,奇犽直接选择了放弃诺亚这个目标,离开了这块区域。

    在奇犽跃下树,奔向远方的同时,坐在场中的诺亚也朝着这个方向看了一眼,接着重新扭回了头。

    的确如同奇犽所想,他自认为的完美隐藏根本瞒不过诺亚,诺亚早就已经发现了他,只是没有去理会罢了。诺亚的目标只有东巴,其他人只要不是过来阻拦,如何行动都和诺亚没有任何关系,而且,诺亚也很清楚,不管奇犽在旁边观察多久,最终都不会选择出手。

    奇犽放弃远离的举动,完全在诺亚的预料之内。

    “如果是小杰的话,应该是会努力尝试一下吧,哪怕有可能死亡的危险。”

    诺亚说着,双眼也不由得一亮,在他的眼前,那摊属于东巴的烂肉块忽然缓慢的蠕动相互靠近了起来。

    “果然吗?真是有意思。”

    在诺亚的注视下,肉块不断的蠕动靠近,半个小时后,东巴毫发无伤的身体再次出现在了诺亚的眼前。

    “击碎骨头,承受爆炸都死不了吗?不会死?这才是你所谓的礼物吗?卡塔多芬?”站起身,诺亚俯视着地上躺着东巴,最终视线定在了东巴的胸前。

    就在这时,躺着的东巴双眼猛地睁开,如同做了可怕的噩梦一般,东巴的身子瞬间从地上弹了起来,惊魂未定的看向了对面的诺亚。

    我?我又复活了?

    接着东巴才意识到,自己依旧活着,被巨蟒绞死,被手雷炸烂的记忆依旧清晰的存在他的脑海中,东巴知道那不是幻觉,自己的确是经历过这两次死亡,然后又复活了。

    看着诺亚,东巴心中浮现了一丝畏惧,但更多的却是憧憬和崇拜。

    没错,憧憬和崇拜,死亡前的那股愤恨和杀意像是从来没出现过的一般,那是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就像是之前的那个自己是其他人一般。

    东巴知晓‘自己’的想法,但是的他非常的痛恨诺亚,即便是知道自己不如诺亚,也盘算着要向诺亚复仇,哪怕是豁出他的命,为此他才藏起了在贱阱塔中得到的一颗高爆手雷,目的就是为了在刚才的那种情况下与诺亚同归于尽。

    但是现在的他心中却是对刚才的‘自己’嗤之以鼻。

    愚蠢,面对这样实力强大的对手,怎么可能会去与之对抗,绝对是要表现出臣服,全力为他效命才对,就算是牺牲一切,这是我一生的荣幸。

    是的,这就是现在东巴先前的想法,与之前截然不同的又一个性格!

    同样的,诺亚也再次察觉了东巴的变化,虽然实力似乎又得到了一些提升,但是原本那浓烈的杀意却是完全消失了,诺亚能够感觉到,那不是被隐藏起来了,而是确确实实的消失了。

    怎么回事?感觉像又变了一个人?

    在诺亚心中暗暗讶异,东巴接下来却是做出了使诺亚更加讶异的动作,他竟是直接面对着诺亚跪了下来,直接开口道:“我东巴,在此起誓,我愿意将我的一切奉献给您,一生追随着您。”

    看着跪在眼前的东巴,诺亚不由得皱起了眉。

    第一次是被挤碎骨头,接着死而复生,再见到他的时候,他就变了性格,这次是炸得粉碎,然后再次死而复生,性格又发生了变化……

    是这个原因吗……

    只要死亡一次,性格就会发生改变?

    “东巴,我问你,你还记得之前发生的事吗?”想着,诺亚开口问道。

    “是的,记得非常的清楚!”听到诺亚的问话,东巴立刻抬头回答道。

    看着抬头的东巴,诺亚从他的双眼中清楚的看到了一股完全不加掩饰的崇敬,虽然比不上狂热的狛斗,但那却是相同的感觉。

    “记得非常清楚?”诺亚挑了挑眉,“那你说给我听听,在贱阱塔顶上,我对你都做了些什么?”

    东巴的样子不像作假,至少诺亚完全看不出来他是在作假,所以这也让诺亚愈发的感到好奇了起来。

    一个刚刚还对自己杀意满满的家伙,尤其是还被自己杀了两次的家伙,怎么就会突然变成了如同狂信徒一般的样子?

    “是,您指示这条巨大的蟒蛇将我活活的挤死了。”东巴认真的说道。

    “还真的记得啊。”看东巴用一副完全事不关己,好像之前被杀的根本不是他一样的语气说着,诺亚笑了笑,接着问道:“那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杀你吗?”

    “不知道,不过我的命是属于您的,您不管如何处置我都是我的荣幸。”东巴就像是一名最忠诚的仆人般开口道。

    简直是近乎病态的崇拜,这家伙看起来真是认真的啊。

    见状,诺亚心中愈发的好奇了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