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猎人之诺亚之心 第三百六十五章 十三次人生

    崩溃现象,这是诺亚最开始接触到和诺亚之心有关的一种特有现象。

    当初,诺亚被作为换取大量物资的交换品被特菲罗姆送往了流星街,流星街长老在听取了四灵队的相关介绍后,了解到了诺亚的基本作用,开始进行自主实验。

    经过一段时间的研究后,流星街方面通过让诺亚产生痛苦,获取了能够让普通人直接觉醒念能力的神奇物质,命名为‘零’细胞。

    利用‘零’细胞,流星街方面成功培养出了一号到十号这些衍生体。

    之后,诺亚摧毁实验室并逃离,流星街方面利用残留下来的‘零’细胞,通过另外一种方法,制作出了不同于一号他们的实验体。

    但是这些实验体,因为使用的是残留的‘零’细胞,所以身体内结构十分的不稳固,一旦太过频繁使用力量,或是受到外界来自‘母体’的刺激,他们就会直接失去反抗能力,出现短短的时间内化为血水而死的现象,这就是崩溃现象。

    对这个词,诺亚心中几乎已经淡忘了,直到眼前的东巴化为血水,诺亚才重新回想了起来。

    为什么东巴身上会出现崩溃现象?

    不管是当初那些实验人员也好,残留的实验材料也罢,甚至是包括拉米在内的一众半成衍生体,早就已经被完全消灭,近些年来,随着黑袍以及基诺两名长老的死亡,再加上‘方舟’组织的出现和影响,流星街方面也早已经沉寂了下去,从根本上就已经断绝了这种半成衍生体的出现。

    所以若是说东巴是与拉米等人一样半成衍生体,绝对是不可能的一件事。

    而如果东巴不是半成衍生体,那么,只有在半成衍生体身上才会出现的崩溃现象,为什么会出现在东巴的身上?

    看着眼前的血水,诺亚不由得皱了起眉。

    脑海中重新回忆起了卡塔多芬的话,东巴在贱阱塔顶告诉自己的有关于卡塔多芬对他所做的事,以及之后东巴的死亡与复活,诺亚将之在脑海中重新列出,开始再一次的仔细梳理了起来。

    卡塔多芬那家伙,到底用了什么样的能力?

    “恩,时间到了呢。”

    就在诺亚疑惑猜想的同时,一艘木筏正浮在海上,在木筏上,金发绿瞳的卡塔多芬正悠闲的躺着,看着头顶的艳阳,自言自语的笑道。

    十三次人生,这就是卡塔多芬使用在东巴身上的能力。

    这个能力发动的条件是需要获取到目标的血,并且将卡塔多芬的一滴特殊心血打入目标体内,并且控制着这滴血流入心脏,之后便可以在任何时间段发动能力。

    面对当时主动凑上来,连念都不会的东巴,卡塔多芬想要注入心血可以说是轻而易举。

    十三次人生最直观的效果,便是将目标变成只有卡塔多芬才能够利用的衍生体,与一般的衍生体一样,无法觉醒念能力,但是会极大的提升自身的身体素质。

    但是十三次人生的真正效果却不仅仅如此,在卡塔多芬特殊心血进入目标的心脏之后,卡塔多芬就能够开始设定规则。

    让目标在X天内,有Y次死而复生的机会!

    这才是十三次人生这个能力的主要效果。

    其中,卡塔多芬能够分配的总数是十四,也就是说,X和Y的和必须要等于十四这个数。接着将总数拆分成X和Y,从而使目标在一段时间内拥有多次死而复生的能力,例如,卡塔多芬能够让目标拥有十次死而复生的机会,但是这十次死而复生的机会只会在四天内有效,无法再多。

    在能力发动期间内,不管目标以何种方式死亡,哪怕是变成粉末,都会重生复活,并且恢复成其最佳的体力和状态。

    但是,这个能力同样是有缺陷的,或者说,负面效果。首当其冲的便是诺亚已经发现了的人格取代。

    这个能力之所以称为十三次人生不是没有理由的。因为最大的总数是十四,所以在能力发动后,目标最多会有十三次死而复生的机会,但是每一次记死而复生,在复活之后,都会有一个全新的人格取代掉死亡前的人格。

    虽然会继承之前所有的记忆,但全新人格与原本的人格毫无关联,真要说的话,就像是本体与克隆体之间的关系一般。

    而这个全新人格的性格、思想方式,行为准则都是全新的,目标一生所产生任何的一种情绪,都有可能成为全新人格的构成因素。也正是因为如此,东巴才会在每次死亡之后,表现出完全不同的性格特征以及行为准则。

    其次,只要中了能力,除非除念,否则只要时间在超过设定天数的那一刻,目标就会直接死亡,而死亡后,目标在能力发动之前的所有记忆都会进入卡塔多芬的大脑,除此之外,卡塔多芬也不能够以任何其他的方式来吸收目标。

    卡塔多芬给东巴设定的时间是,六和八,即六天内,拥有八次死而复生的机会。

    能力发动的日期就在卡塔多芬的护盾被诺亚攻破的那一瞬间,而六天的时限,便是现在,考生们踏上塞比掳岛的第二天。

    正是因为时限的到达,正想要来到诺亚身边的东巴,才会出现崩溃现象导致死亡。

    “这个家伙还真是一个混蛋啊,‘新人杀手’吗?当时主动跟我凑近乎果然没安好心,我这也算是为名除害了吧?”

    躺在木筏上,卡塔多芬闭上眼睛消化着来自于东巴的记忆。

    “不知道诺亚玩的尽兴了没有,关于我的这个能力又猜到了多少呢?如果还是一头雾水的话,接下来游戏可就艰难了呢。”

    “不过如果多杀几次的话,应该就能猜到个大概了吧?至少人格变化这个应该是能够猜的出来了的。”

    “要是特菲罗姆那个家伙在的话,真想给他试试这个能力,真是好奇啊,他在知道了这个效果之后会是什么反应。不是自己的自己,那个满嘴谎言的自私混蛋应该会十分惊恐吧,哈哈哈,真是可惜了。”

    木筏带着一阵畅快的笑意,向着巴托奇亚共和国的方向缓缓漂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