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猎人之诺亚之心 第三百七十九章 封锁与挑选

    “在这天空竞技场决个生死?”目光依次在红夜叉、卡托斯和弗尼娅三人的身上扫过,诺亚却是忽然笑了起来。

    “哈哈哈。”

    “有什么好……”看到忽然发笑的诺亚,红夜叉的疑问还未问完,他的瞳孔却是猛地一缩,他身后的卡托斯与弗尼娅同样是面色剧变。

    就在诺亚发笑的同时,在他身后的弥尔与潘多拉同时有了动作,两人双脚地下,漆黑的‘死亡’如同潮水一般倾泻而出,根本不容得红夜叉三人反应,迅速蔓延而出的‘死亡’之潮只用了一瞬间便将整个248层给封闭了起来。

    “你们似乎太瞧得起自己了,你们该不会真的以为我会像提线木偶一样,照着你们的安排慢慢陪你们玩吧?”

    漆黑中,诺亚有些冰冷的声音传进了三人的耳中,而早在漆黑降临的那一刻,红夜叉三人就已经迅速的暴退而出。

    “我用脚指头都能想到,卡塔多芬不知道用什么手段把你们三个变成了他的工具,不是想试试他的能力,就是想从我们身上得到什么信息。”一抹红光亮起,红夜叉三人的左侧,弥尔抱胸站在那儿,有些不屑的笑道,他的脚下,‘死亡’亮起了淡淡的红光,如同岩浆一般。

    “不管是什么,你们三个都只是卡塔多芬的弃子,而你们却还在洋洋自得。”右侧,红光亮起,潘多拉坐在由‘死亡’编织成的座椅上,轻笑道。

    “那个东巴也好,你们三个也好,如果卡塔多芬能够得到你们这些家伙的记忆,就告诉他好好担心一下自己吧,我很快就会找到他了。”正面,诺亚踩在红光上,指尖上,三张羊皮纸缓缓燃尽。

    “诺亚,等等!一人一个!我就选他了!”看到诺亚的动作,弥尔连忙出声,伸手指向卡托斯,同时半身岩浆恶魔从他的背后咆哮着钻出,比起先前的岩浆恶魔,这次出现在弥尔背后的岩浆恶魔体表缠上了如同盔甲般的黑色,更加的凝实,更加具有压迫感。

    身下的座椅背后伸出了两条尖刺触手,潘多拉则翘起了腿,目光盯着红夜叉三人中的弗尼娅,轻声道:“诺亚,我要这个。”

    “那就决定了。”诺亚锁定了红夜叉。

    话音一落,红夜叉三人的脚下,一阵震动传出,将没有防备脚下的三人分别震开。

    “我先上了。”

    兴奋一笑,弥尔欺身而上,刹那间便来到了卡托斯的面前,心念一动,身后的岩浆恶魔咆哮着朝着卡托斯轰出一拳。

    感受着迎面而来的炽热,卡托斯咬着牙,身上的气全力涌出,双臂抬起挡在身前。

    ‘嘭’

    岩浆恶魔一拳砸在了卡托斯的身上,直接将其砸飞而出,半空中,卡托斯的双手衣袖尽数燃烧殆尽。

    “哦?”停在原地,弥尔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的说道:“果然啊,和卡塔多芬一样的气,如果不是这样,这一击应该能要了你的小命才是,毕竟你本身是这么的弱。”

    在地上翻滚了两圈,卡托斯翻身站起,咬牙愤怒的望向前方的弥尔。

    “也难怪卡塔多芬会让你们三个过来,他给了你们能够在我们面前稍微挣扎一小会儿的资格啊。”

    “别小瞧人了!”卡托斯怒骂一声,脚在地面上用力一踏,直接朝着弥尔冲了过去。

    根本没有去看冲来的卡托斯,弥尔的目光饶有兴趣的在卡托斯原来的位置上端详了一下,出声道:“那个像是什么阵法一样的东西就是你的能力?”

    听到弥尔的话,卡托斯面色一滞,此时面对着他的冲锋,岩浆恶魔再次挥手向前拍去。

    看着眼前挥来的炙热巨掌,卡托斯的身影瞬间从原地消失,重新回到了发起冲锋前的原位,也就是弥尔的目光所在。

    “在‘凝’的作用下,‘隐’就没什么作用了。”迎着卡托斯那有些讶异的眼神,弥尔有些无奈的耸了耸肩,“有什么好惊讶的?‘凝’这个东西有点程度的念能力者都会用吧,你之前难道就没有遇上过会用‘凝’的对手?那抱歉让你失望了,我可是有一直保持着‘凝’的好习惯哦。”

    可恶!

    卡托斯身子一偏,忽然绕着弥尔奔跑了起来,在弥尔的注视下,卡托斯每移动一段距离,脚下就会出现与刚才一模一样的古怪圆形阵法。

    “哦?能制造这么多个吗?能够瞬间移动位置吗,有趣的能力,就收入囊中吧。”弥尔目光一亮,手中羊皮纸出现,同时出现的还有一支黑笔——暗杀者的情报笔。

    “我看看,卡托斯。”拿着笔,弥尔低头念叨道。

    见在这种情况下,对方居然连看也不看自己,身为享受过万众瞩目和欢呼的楼主,卡托斯的心中直直的升腾起了一股前所未有的耻辱和愤怒。

    竟然……竟然敢瞧不起我!

    怒意刺激下,卡托斯的速度再次加快,原本围绕着弥尔的行动轨迹也开始改变,向弥尔靠近。

    见着又靠过来的卡托斯,岩浆恶魔毫不客气的挥出一掌,而就在岩浆恶魔刚挥出这一击时,卡托斯的身影直接消失,瞬间移动到了另一边,其中一个他所踩出的法阵之上,再次冲向弥尔。

    “男……”

    依旧没有去看卡托斯,弥尔拿着黑笔在羊皮纸上写着。

    扭转身子,岩浆恶魔咆哮着一拳砸向卡托斯,后者身影再度消失,出现在了另外一边的一个法阵上。

    “恩…年龄,写三十吧,兴趣是战斗,血型,啧……”

    低声嘟囔着,弥尔完全无视了正全力发起进攻的卡托斯,而后者虽然能够通过瞬移躲开岩浆恶魔的攻击,但是任凭他如何改变位置,都会在进攻的途中被岩浆恶魔重新阻挡,分毫不得寸进。

    “恩,编好了。”在羊皮纸上写下了‘念能力:瞬移法阵’这一行字后,弥尔终于满意的点了点头,抬头望向了卡托斯。

    此时的卡托斯已经发动了数十次的冲锋,却都无功而返,他微喘着气,不过还不等他考虑接下来的策略和战术,他便看到弥尔抬眼朝这边望了过来。

    “你应该没有其他的花招了吧,那就结束吧,辛苦了。”

    弥尔话音一落,由‘死亡’形成的地面忽然出现了变化,一条条黑绳从卡托斯脚下伸出,沿着他的双腿,直接将其牢牢的绑缚在了原地,不但如此,卡托斯刚刚制造出来的所有法阵位置,都涌现出了大量的黑绳,完全断绝封锁了他所有退路。

    卡托斯眼中最后呈现出来的景象,是朝他抓来的岩浆巨掌,以及弥尔手上那飘散而开的羊皮纸碎屑。

    感谢书友161022233249025的打赏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