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猎人之诺亚之心 第三百八十章 抵抗

    耳边传来的惨叫声让弗尼娅身体不由得一颤,因为闪躲触手而跃到另外一侧的她没有去看,也不敢去看那边卡托斯的下场,毕竟眼下她的情况可不会比卡托斯的更好。

    潘多拉依旧坐在座椅上,她自然是没有弗尼娅那么大的压力,所以她很是随意的朝着惨叫传来的方向扫了一眼,接着开口道:“你也不打算先出手吗?这可不是什么好主意。”

    咬了咬牙,弗尼娅知道潘多拉说的是事实,双方的实力差距就摆在眼前,虽然有了那个叫做卡塔多芬的小鬼的加强,但是显然成效并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好,如果不想办法突破目前的困境,她的下场绝对不会比卡托斯好到哪里去。

    只是,要怎么样做?

    先不提那两条从潘多拉的椅子上伸出的,封锁在她两侧如同大蛇般的黑色触手,就说这个目前已经被完全封锁的248层,就算自己能够应付两侧触手,不能够脱离这里也没有丝毫意义。

    想要活命,只有杀了她,杀了他们三个。

    弗尼娅得出了结论,唯一的、令人绝望的结论。

    “唉,真是无趣。”此时,见弗尼娅依旧没有动作,潘多拉有些失望的叹了一声,她抬手一挥,得到命令的两条触手向后一弓,接着便闪电般朝着弗尼娅突了过去。

    脚底下白雾飘出,随着一层冰层的浮现,弗尼娅的身子朝着后方滑了出去,堪堪避开了两条触手的接连攻击。

    “咦,那是冰吗?你也有一个很有趣的能力嘛。”见状,潘多拉笑了笑,手掌一翻,羊皮纸和黑笔同样出现在了手中。

    “等一下!”就在这时,弗尼娅开口大声的喊道。

    听到她的话,两条步步紧逼的触手在半空一滞,正准备记录信息的潘多拉也抬眼朝着弗尼娅望去。

    见对方的攻势停下,弗尼娅赶忙抓紧这个间隙,快速的开口道:“你们是想找到那个卡塔多芬吧,我可以帮你们。”

    “是吗?怎么帮?”歪了歪头,潘多拉好奇的问道。

    喉管上下运动了一下,弗尼娅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愿意听你们的安排,你们叫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我可以作为诱饵来吸引他。”

    身子向后靠在了椅背上,潘多拉有些无奈的开口道:“你啊,真是拉低了楼主在我心中的平均水平,如果这个天空竞技场的楼主全部都是和你差不多的家伙,我们方舟根本就没有必要去接触示好了。”

    说着,潘多拉重新低下了头,拿着笔在羊皮纸上写了起来,同时,随着她的动作,原本停滞的触手再次朝着弗尼娅攻了过去。

    “从一开始的时候我就说过了,你们三个只不过是卡塔多芬的弃子。”

    不需要弗尼娅那边发问,潘多拉已经缓缓开口了。

    “不管卡塔多芬想从你们身上得到什么,你们在答应他站到我们的面前的时候,他就已经得到他想要的东西了,所以别说是你,就算是把你们三个都当成诱饵,都没有丝毫用处。”

    “你们现在所剩下的唯一的价值就仅仅只有卡塔多芬在你们身上留下来的信息,还有你们的有趣能力。”

    “想帮忙的话,就老老实实的去死吧。”

    说着,攻击弗尼娅的两条触手分裂增加,这些不断攻击的触手仿佛形成了一张严实的大网,将绝望抵抗的弗尼娅慢慢的逼入了死地。

    “卡塔多芬对你们做了什么?”与弥尔和潘多拉不同,诺亚在发动了暗杀者的笔记后并没有直接朝着红夜叉出手,而是十分少见的停在原地,提问道。

    紧握着手中的血色长戟,红夜叉没有说话。

    “你刚才指着自己的心脏,说是我们想要的情报就在那儿,这是卡塔多芬教你们说的吧,也就是说,你们现在算是衍生体了吗?是说心血中能够得到情报吗?”像是提问,又像是自语,诺亚自语道。

    的确,按着红夜叉的所作所为,诺亚也只能够得到这个结论。

    心血吗?

    抬眼看了一眼红夜叉,诺亚身形从原地猛地消失。瞳孔一缩,红夜叉猛力挥戟,朝着一侧刺了出去。

    如同刺进了密度极强的精铁之中,刺出去的长戟被诺亚牢牢的扣住,丝毫不得寸进。

    “实力的确是增强了很多,或者说,是拥有了和卡塔多芬同一等级的实力,不过还是不够。”

    说着,诺亚手一用力,便将红夜叉连人带戟向前一拽,然后只见两人身影一错,诺亚便来到了红夜叉的身后。

    ‘当啷’一声,长戟落地,诺亚转过身,随手将手中捏着的断臂扔在了地上。

    捂着鲜血喷涌的断臂,红夜叉满脸的不可置信,他的瞳孔不停地颤动着。

    怎么可能?

    红夜叉并非没有看到诺亚的攻击,他看的很清楚,他知道诺亚要攻击他的右肩,正因为如此,他已经将90%的气都用‘流’集中到了肩部来防御诺亚的攻击。

    可是,红夜叉根本没有想到,在面对他几乎是全力的防御,诺亚却是像是切豆腐一样,直接将他的整条右臂给切了下来。

    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大的实力差距?是他的能力吗?

    暗杀者的笔记,这个能力的优势和变态之处在这一刻体现的淋漓尽致,在弱点的作用下,别说90%,哪怕是红夜叉放弃身体的其他部位,用‘硬’来防御,也会是一样的结果。

    不提红夜叉的震惊,诺亚在将其手臂切下来后,视线便移到了他的心脏部位,心中也暗自思考了起来。

    常理来说,如果是衍生体的话,卡塔多芬没理由会留给我,他应该清楚他的实力现在还远远不够,有衍生体吸收强化的机会他不应该会放过才是。

    但是会念的衍生体还真是从来没见过,一种可能是特菲罗姆新研究出来的制作方式,不过特菲罗姆的实验资料我之前都看过了,这个可能性不大。

    那么剩下的可能就是卡塔多芬的能力效果了。

    不过,不管是卡塔多芬的能力效果还是特菲罗姆研究出的新方式,饮下心血的风险都很大啊。

    诺亚正思考着同时,对面的红夜叉忽然增大了气势,只见他全力将气集中到了剩下的左手掌心,接着他奋力一扑,一把抓住了掉在地上的长戟,在抓住长戟的那一刻,汇聚在他手心的气随之全部涌上了长戟,然后红夜叉一个翻身,冲着诺亚全力掷出了手中长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