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猎人之诺亚之心 第四百零二张 对旅团兵器

    绯红的双瞳如同仿佛两颗绝美的红宝石,其深处映照着对面飞坦的身影。

    酷拉皮卡的内心此时已经被早就压抑在心中的愤恨所填满。

    幻影旅团!

    窟卢塔族全族的血债,今天就要让你们尽数偿还!

    感受到酷拉皮卡身上那滔天的恨意,飞坦的脸上却没有半点的波动,对他来说,这种事根本无关紧要。

    妨碍到自己的人,杀掉就行了。

    “你们在随意夺取他人性命的时候,心里面会有什么想法吗?”锁链从酷拉皮卡的无名指飘动而出,他冷声问道。

    锁链……

    应该操作系或者具现化系……

    心里想着,飞坦面上却是有些好笑的扯了扯嘴角:“真是个好笑的问题,杀人还需要有什么想法不成?”

    拳头紧捏,指甲仿佛要嵌进掌心的肉中,酷拉皮卡心头的愤怒再度扩大。

    “对你们来说,人命就是这样可以随意夺走的东西对吗。”脱下了身上的外衣,酷拉皮卡向前一迈。

    “人命?”

    看着酷拉皮卡一步一步走近,飞坦双眼一眯,身影忽然从原地消失,伞剑化作一抹寒光直接刺向酷拉皮卡的脖颈。

    面色不变,酷拉皮卡指尖锁链如灵蛇般在自己的周身迅速一转,正好挡下了飞坦的突袭。

    “我们可是盗贼,想要什么就会去拿,人命只是其中之一罢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攻击被酷拉皮卡挡下,飞坦脸上却没有露出什么意外的表情,他手腕用力,伞剑斩开眼前的锁链,身影如鬼魅一般绕到了另外一侧,再次朝着酷拉皮卡的腰腹刺出。

    与之相对的,酷拉皮卡脸上的表情也依旧如极冰般寒冷,他向后退开,躲闪飞坦的攻击。

    见酷拉皮卡后退,飞坦双眼一弯,如附骨之疽般紧随而上,伞剑化作点点星芒,朝着酷拉皮卡的全身各处招呼而去。

    好快。

    面对着飞坦的快攻,酷拉皮卡一时间直接被其全面压制,他只能够勉强做到将飞坦攻来要害的攻击挡下,其他的却没法处理,所以很快的,在他的肩膀,腰腹侧,大腿外侧都留下了一道道血痕。

    冷笑一声,飞坦再次改变位置,抬脚直接踹开了酷拉皮卡,停在了原地。

    “你就只有这点本事吗?”飞坦本想着直接解决掉酷拉皮卡,可他心中却忽然改变了主意。

    在他们解决之前先消磨一下时间吧,审讯手段也有段时间没用了。

    终于得到喘息间隙的酷拉皮卡没有注意到那边磊露特扫来的目光,他调整气息,强力的气包裹在锁链上,猛力朝着飞坦甩了过去。

    他附着在锁链上的念很厉害,不过只要打不中,再强的念也没有用。

    “轰”

    锁链没有打中飞坦,轻松躲开酷拉皮卡攻击的飞坦忽然眯了眯眼。

    “那双眼睛,我想起来了。”

    “没错了。”边躲闪着酷拉皮卡的攻击,飞坦的目光也渐渐明亮了起来,“那群躲在丛林深处的族群,你的眼睛和他们一模一样。”

    “亏你能够想起来,你们这群恶魔!”

    “哼哼哼,没想到还有漏网之鱼,团长可是非常喜欢你们的眼睛的。”飞坦将伞剑横在身前,手指轻点在剑刃上,低声笑道。

    “我们听说你们一族的人,只要情绪激动或者愤怒时,眼睛才会变色,为了弄到最好看的颜色,我们可是费了不少功夫。”

    飞坦的话彷如利刃一般剜过酷拉皮卡的神经,他脑海中不由自主得浮现出了自己族群的惨状,身子也因为巨大的愤怒而颤抖了起来。

    “那次的行动真不错,那群人很坚强,我在他们身上试了好多种从来没有试过的手段,真是怀念。”

    “闭嘴……”

    “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孩子惨死自己面前,那些人的眼睛也会变得更加的漂亮。”

    “闭嘴!”

    怒吼一声,酷拉皮卡如同失控一般,疯狂一般挥动着锁链朝着飞坦抽了过去。

    看着酷拉皮卡的样子,飞坦满意的一笑,旅团中以速度见长的他很轻松的就闪开了酷拉皮卡的攻击,脚步一踏就再次冲向了酷拉皮卡。

    “一会我会好好招待你的,拿你的眼睛当做礼物带给团长,想必团长也会很满意的。”

    ‘铛’

    伞剑在酷拉皮卡的身前被锁链挡下,飞坦原本那尽在掌控的目光也随之一变。

    “如果你的情绪能够轻易被愤怒与憎恨所支配,导致自己失去控制,那你所谓的复仇就只是个笑话。”

    挡下飞坦的攻击,酷拉皮卡原本存在于脸上那因愤怒而扭曲的表情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漠然的平静。

    “抓到你了。”

    如同宣判一般低声默念,在酷拉皮卡的中指上,一根锁链缓缓浮现。

    这根锁链从酷拉皮卡的指尖伸出,直直的连在飞坦的身上,将冲到近前的飞坦全身上下都牢牢的捆锁而住!

    隐!?

    目中闪过一丝讶异,飞坦这才仔细的望向了这名近在眼前的复仇者。

    原来如此,刚刚那愤怒暴走的样子是故意装出来的吗?目的就是吸引我的注意力,然后发动隐来完成这一招。

    不对……有点奇怪……

    此时被酷拉皮卡锁住,飞坦心中却忽然出现了一股违和感。

    再怎么说,自己也不会这么大意,连这小子身上气的变化都没注意到,还有一开始本来已经可以直接杀掉对方,却忽然收手打算好好玩玩的想法,现在想起来,就算想玩,先打断对方四肢,然后再慢慢审讯才是自己一直以来的作风才对……

    这个违和感,就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左右我的思想一样?

    想着,飞坦双目一睁,下意识的扭头朝着侧后方望去,正好对上了正微笑看着这边的磊露特的目光。

    是她?!

    “你在看哪里?”

    酷拉皮卡隐含愤怒的声音传进飞坦的耳中,下意识的,飞坦便要控制体内的气来防御自身,可是下一刻,一个真正让他没有想到的意外情况却出现了。

    气没办法从精孔中放出?!

    “嘭!”

    发怔的瞬间,酷拉皮卡的一记重拳已经猛力的轰在了飞坦的腹部。

    面色因剧痛而变,一口鲜血也从飞坦的口中喷出,染红了他遮挡面部的骷髅面巾。

    后退数步,腹部清楚着印着一个拳头凹陷的飞坦身子一斜,随后才勉力稳住。

    怎么回事?

    没有去在意自己的伤势,飞坦低垂着头,感受着自己体内的气,想要全力将其催动放出,挣脱身上的锁链,却仍是徒劳无功。

    “别白费力气了。”再次站到了飞坦的面前,酷拉皮卡冷声开口,“束缚之中指链,这是专门为了对付你们旅团才开发出来的能力。”

    能够让被捆住的旅团成员强制进入绝的状态吗?

    真不错,这家伙简直就是专用的对旅团兵器啊。

    见状,磊露特满意的收回了目光,锁定了前方正与玛奇和巡夜同时交手的富兰克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