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猎人之诺亚之心 第四十一章 杀X与X本心

    nbsp;   站在宽大的电梯中,诺亚缓缓的抵达了最底层。

    ‘叮’

    提示音响起,诺亚的身影在电梯门打开的一刹那滑了出去。

    噗嗤

    噗嗤

    只听两声闷响,外面两个守在电梯旁的守卫就被扯碎了喉咙,鲜血如爆炸般喷洒在电梯面前的地上,两具尸体抽搐着滑倒在地。

    收回了化作利爪的手,诺亚一步一步的朝着电梯前方的通道走去。

    早在进入电梯的时候,诺亚就已经使用了‘圆’,所以他能够清楚的感知到电梯外面两个守卫的位置,在电梯门打开的一刹那以迅雷之势将其击杀。

    通道前方是一个拐角,拐角尽头有着一扇电子门,电子门的门口同样有着两名持枪黑衣人看守。

    基弗是流星街长老议会的手下,也是这个地下秘密实验室的看守人员之一。在这里守卫了三个月的时间,基弗虽然仍不清楚这个秘密建造的地下实验室具体是做什么实验的,但是他却知道,在他守卫的这扇门后,有着能够改变他命运的东西。

    贝托特就是证明,基弗亲眼见到,原先与他们一样是普通人的贝托特,在从这扇门后那间巨大的白房间出来后,就变成了‘超人’,基弗这些守卫甚至不敢再与贝托特对视,生怕从贝托特身上传来的压力将他们压倒。

    什么时候我也能变成贝托特那样?那我就能好好教训一下以前那些混蛋了。

    持枪的手紧了紧,基弗在脑海中畅想着。

    就在这时,基弗眼角忽然瞥见前方拐角处貌似闪过了一道黑影,他原本靠着墙的身子迅速挺直了起来,一双眼睛警惕的看着拐角处,同时伸出一只手推了推一旁的同伴,开口说道:“喂,查吉尔,你看到了什么东西没?”

    不过,让他奇怪的是,自己推了好几下,可是自己的同伴却毫无反应。

    “查吉尔?”基弗疑惑的转过头去,看到的却是让他骇然的一幕。

    一个少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到了他们的身边,一只在基弗看来比猛兽还要锋利的利爪正扣着查吉尔的脖子,锐利的指爪已经洞穿了后者的咽喉,鲜血正如泉水般涌出。

    基弗刚要下意识调转枪头,脖子处忽然传来了一道巨力,他整个人就被诺亚扼住咽喉,按在了墙上。

    “别乱动,否则你的下场就和他一样。”诺亚冷冷的看着他,提醒道。

    扣住基弗的手并没有化为利爪,否则基弗此时脖子上也会和他的同伴一样,多出五个血洞。

    急促着呼吸着,基弗松开了持枪的双手,然后举了起来,示意自己明白了。

    在这个地下实验待了三个月之久,也让基弗明白,在这个世界上,有着自己这种普通人永远都无法媲美的存在,而眼前的这个少年,毫无疑问,就是那些存在之一,因为基弗从眼前这个而少年的身上,感受到了与贝托特相同甚至更加可怕的压力。

    他能像踩蚂蚁一样踩死我。

    从小在流星街长大的基弗能够准确的判断出自己与其他人之间的差距,在诺亚的面前,基弗的直觉告诉他,自己比一只蚂蚁强大不了多少。

    “你知道里面的情况吗?有多少人在里面?那四个实验体的位置分别在哪?”稍微松开了一些扼住对方咽喉的手,诺亚提问道。

    “里面是一个地下实验室,人数应该在五十左右,不过都是没有威胁的工作人员,类似于我这种的守卫是不允许进去的,我只是一个看守,不知道你说的实验体是什么。”没有半句废话,基弗迅速且清楚的回答了诺亚所有的问题。

    基弗知道,如果不回答,或者啰里啰嗦,自己下一秒就会死,不过就算是回答了,他也有可能死,基弗不想死,所有他愿意去争取那最后的那一丝生机。

    工作人员吗?剩下的那四个实验体一定也在里面。

    诺亚眯了眯眼,转过头看了看挡在前面的这扇电子门。

    “这门很厚,想进去的话必须要密码,否则没法打开,我可以帮你呼叫里面的人,骗他们开门。”基弗快速的说着,他想让诺亚看到自己的价值,从而使诺亚不杀他,或者说,是暂且不杀他。

    听到基弗话,诺亚回过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对方,接着,他扣着基弗的手开始缓缓用力,一条条鼓起的筋络也渐渐的出现在诺亚的手背上,这是即将要变化为爪的前兆。

    要死了吗?

    感受着喉咙上那只手越扣越紧,基弗脑海中只剩下了这个念头,在面对诺亚这种‘超人’般的存在时,基弗甚至生不出任何反抗之心,只能够被动的等待死亡的来临。

    勾着嘴角,诺亚看着基弗脸上那痛苦的表情,眼中慢慢出现了一丝愉悦,就在他准备残忍的结束眼前这家伙的生命时,一道清凉之意不知从何处出现,瞬间冲入了他的大脑,使他从此时这种冷酷无情的状态瞬间清醒了过来。

    松开了手,诺亚随手打在了基弗的脖子上,将其击晕后,看着另外一边躺在血泊中的尸体,诺亚缓缓的后退了两步。

    被这具身体原本的执念所影响了吗?

    诺亚并不是什么冷酷无情的杀手,可是自从刚才在楼顶与贝托特的对峙之后,他就被那股突然出现的愤怒和憎恨所影响了,换做平时的诺亚,即便是杀人,也不可能使用如此血腥的方法,然后保持着刚才那样冷酷的状态。

    现在回过神来后,诺亚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处在一个极为不妙的境地之中,若不是那股突然出现的清凉之意惊醒了他,他很有可能就会被刚才那股执念主导,从而变成另外一个人。

    想来自己之所以这么执着的来到这里,以及之前保下小滴,不眨眼的杀光另外那些人,恐怕都是受到这股执念的影响。

    “呼,真是危险,还好有着炼气的基础,让我保住了本心。”诺亚感慨了一声。

    感慨着,诺亚重新将视线移回到了眼前的电子门上。

    虽然没有了那股执念的影响,但是诺亚此时却更加想知道,那个‘零’细胞和实验体究竟与自己有什么关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